综述深圳为什么能

中新网深圳8月26日电 题:深圳为什么能?

中新网记者 郑小红 索有为

——深圳并非“天赋异禀”,“有形资源”极度匮乏。匮乏基因衍生忧患文化,使深圳始终有一种时不我待、“不进则汰”、“狼来了”的紧迫感。

四十年如白驹过隙,深圳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奇迹般地成长为一座创新之城,被外界描述为“史诗级巨变”。许多人好奇发问:深圳为什么能?

——深圳不问出身、不问学历、不问官阶、不问贫富,是平等基因培育出来的城市。在这个规则说了算的城市,恪守公共秩序已是人们的普遍共识,遵守国际规则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高扬法治精神更是创新深圳的突出优势,也因此被誉为中国营商环境最好的城市之一。

深圳改革创新再出发。以使命感“高纬驱动”的深圳又开始了一系列先行示范:制定第一批综合授权改革试点清单;聚焦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前海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等重大平台建设;突出服务粤港澳,实施利港惠港“万千百十”工程;用足用好特区立法权,制定重点领域立法目录清单和立法草案,冲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示范区;实施“东进、西协、南联、北拓、中优”战略,拓展经济社会发展腹地;着眼多层次科技创新格局,大力建设鹏城实验室等若干重大基础研究机构……

深圳2012年获评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城市”,2013年获得全国首个“质量强市示范区”称号,2014年获批中国首个以城市为基本单元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2015年,获评“国家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基地示范城市”,2016年提出创建“标准国际化创新型城市”,主导或参与制定国际标准249项,2017年获评“全国法治政府建设典范城市”,2018年获批“国家可持续发展议程创新示范区”“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国家级示范区”……

最早在法律上明文规定未成年人刑事责任的,据已知的史料,当推战国时李悝所作的《法经》。其《具法》中规定:“罪人年十五以下,罪高三减,罪卑一减”,即15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犯罪的,减轻处罚。这一原则,在以《法经》为基础制定的秦律中也得到体现。从《云梦秦简》中相关记载看,对于一般违法行为,15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可以不承担法律责任。《法律答问》中记载:“甲小未盈六尺,有马一匹自牧之,今马为人败,食人稼一石,问当论不当?不当论及赏(偿)稼。”(据《周礼·地官·乡大夫》贾公彦疏:“七尺谓年二十、六尺谓年十五。”)如果是教唆未成年人犯罪的,也只处罚教令者,不处罚被教令者。《云梦秦简·法律答问》:“甲某遣乙盗杀人,受分十钱,问乙高未盈六尺,甲何论?当磔。”如果未成年人犯重罪的,则采取监禁措施,等到其成年后再依法量罪定刑。《法律答问》记载:“甲盗牛,盗牛时高六尺,系一岁,复丈,高六尺七寸,问甲何论?当完城旦。”

2019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这意味着中央寄望深圳从过去的“单项冠军”变成“全能冠军”,意味着深圳要作为国家“战略代表队”在全球城市竞争中率先冲刺。

《唐律疏议》为代表的中国古代法律关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与《罗马法》相比,也有类似之处。《罗马法》中,对7岁以前的行为,法律假定其为无意识的活动,所以不认为是犯罪;7岁以后至14岁,则视其辨别能力如何而定其责任能力有无;14岁以上,则为完全刑事责任年龄。不过,两者也有质的区别,即《罗马法》是以人的主观认识和辨别、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作为区分刑事责任年龄的标准,而《唐律疏议》则是根据儒家“矜老恤幼”“爱幼养老”的理念作为确认刑事责任年龄的依据。因此,以《唐律疏议》为代表的中国法律对刑事责任年龄一般都作双向的划分,即在同一年龄阶段中,同时规定老年犯及幼年犯,将老幼一体对待。这一制度贯串了儒家礼教中“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的主张,体现了中国古代伦理法的特点。

1980年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横空出世。但其前身原宝安县是薄田、渔火的世界,33万人口中农民占92%,1978年城区面积仅3平方公里。1979年该县农民月平均收入约21元人民币,而同期香港工人月平均收入1000元港币。

——作为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是中国主动拥抱世界、主动融入世界,率先与国际接轨的前沿阵地。依托毗邻港澳的地理区位,依靠市场经济的制度框架,深圳的开放基因形成了独特的竞合文化,积极寻找各方利益的契合点、公约数,形成了差序发展、容融共生的多重竞合思维,从而使深圳成为开放式创新的发源地、竞争中成长的受益者。

最后一节,两队进攻均不在状态,打了6分多钟,北京只得到8分,而急需要缩小分差的广州也不过9分进账。北京仍然把领先优势维持在20+。尤度轻松上篮得手,刘晓宇抛投得分,北京将比分差距一度扩大到28分。两队此后比拼内线,广州缩小分差的努力,并没有多少起色。最终,北京队兵不血刃以96-72击败广州,夺得3连胜。

中共深圳市委党校课题组认为,从2012年起,深圳处于“高纬求强”时期。

这个时期的深圳树立了“创新之城”的形象。从产业结构看,告别了“三来一补”,高新技术产业、现代金融业、现代物流业和文化创意产业异军突起。2012年,深圳高新技术产品产值1.29万亿元,其中61%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比重达3.81%,超过OECD国家平均水平,每万人拥有发明专利超过50件,居全国第一,PCT国际专利申请量占全国的40.3%,连续9年居国内大中城市首位;涌现出华为、中兴、腾讯等一大批在国内外具有较强竞争力的科技领军企业。国家有关部门赞誉深圳“走出了一条自主创新之路……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提供了宝贵经验”。

广州首发:田宇恒,亨特,陈盈骏,孙鸣阳,郭凯

易边再战。尤度率先上篮命中,林书豪打成2+1,孙鸣阳回敬3分,两队开场后各得7分。随后广州队通过内线进攻试图缩小分差,但北京队尤度内线频频发威,帮助球队扩大领先优势。第三节战罢,北京队以78-52领先广州26分。

唐朝的《唐律疏议》对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年龄,在总结秦汉以来法律发展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作了具体规定。《名例律》“老小及疾有犯”条:“诸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废疾(一肢残废等),犯流罪以下,收赎;八十以上、十岁以下及笃疾(二肢残废,双目失明等),犯(谋)反、(谋大)逆、杀人应死者,上请;盗及伤人者,亦收赎,余皆勿论;九十以上,七岁以下,虽有死罪,不加刑。”从这一规定看,《唐律疏议》将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年龄划分为三个阶段:(1)15岁以下,仅对死罪及加役流、反逆缘坐流、会赦犹流等几类严重犯罪承担相应刑事责任,对其余犯罪可以收赎;(2)10岁以下,犯谋反、谋大逆及杀人等死罪,得上请皇帝减轻其处罚,犯盗及伤人等犯罪得收赎,对其他犯罪一概不承担刑事责任;(3)7岁以下,为完全不负刑事责任年龄,不论犯有何罪,一律不承担刑事责任。

汉代以来刑法关于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基本上继承了前代立法的精神。汉惠帝即位时就曾下令:“民年七十以上,若不满七岁,有罪当刑者,皆完之。”汉成帝时规定:“年未满七岁,贼斗杀人及犯殊死者,上请廷尉以闻,得减死”。此外,在汉律中还有“年未满八岁,八十以上,非手杀人,他皆不坐”的规定。《北魏律》中也有“八十以上,八岁以下杀伤论坐者,上请”的规定。可见这一时期基本上是以7至8岁作为未成年人的界限,仅对杀人等严重犯罪承担刑事责任。

北京首发:刘晓宇,林书豪,翟晓川,加尼尤,朱彦西

中共深圳市委党校课题组把深圳从1980年至1992年的发展时期概括为“低纬求存”,在危机感驱动下“杀出一条血路”。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中共深圳市委党校课题组认为,深圳是中国共产党创造力的杰作,深圳模式的特区开发机制,是中国全面实现现代化的一条极具制度绩效的捷径;深圳特色的创新演进之路,对后发展地区因地制宜发挥后发优势、抢抓机遇实现弯道超车具有广泛适用性和可复制移植性。(完)

1993年底,深圳出台决议,停止登记注册新的“三来一补”企业。1999年,深圳取消“荔枝节”,举办首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2005年,深圳市第四次党代会提出实施自主创新战略。2006年1月,深圳市委市政府出台“1号文件”,正式将自主创新战略确定为城市发展的主导战略,同年立法出台《深圳经济特区改革创新促进条例》。2008年6月,国家发改委批准将深圳列为国家创新型城市试点,9月深圳发布全国第一部自主创新规划。2010年10月,深圳首次提出要实现从“深圳速度”“深圳效率”向“深圳质量”“深圳品牌”“深圳设计”的跨越。

深圳人才公园夜景 中新网记者 陈文 摄

《唐律疏议》关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基本上被后世法律所全盘继承。这种对未成年人犯罪根据不同年龄段给予不同处理的做法,无疑也具有相当的合理性。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有争议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也往往是报请最高部门酌情处理。北宋庆历年间,宁州有九岁童子殴杀人,宋仁宗以童孺争斗,无杀心,止命罚金入死者家。在清代案例汇编《刑案汇览》中,也收录了不少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如嘉庆十七年,黑龙江6岁幼儿杀死9岁孩童,刑部复核认为:“该犯年止六岁,与七岁以下虽有死罪不加刑之律相符”,因此“将该犯依律免罪,恭候钦定。”

首节,林书豪率先罚球拿到2分后又反身上篮得手,朱彦西飙中3分,翟晓川上篮再添2分,北京开场就打出10-0进攻小高潮。孙鸣阳射中3分为广州止血。郭凯再接再厉上篮命中。亨特一条龙上篮得手,广州回敬一波进攻流,将分差缩小到4分,并打停北京。方硕追身3分,翟晓川拍马杀到2分落袋。随后广州连投带罚回敬7分。关键时刻,方硕突飙3分,尤度抛投得手,北京在首节结束时以23-18领先广州5分。

需要指出的是,在我国先秦时期,由于没有实行统一的户籍登记制度,所以从法律上判定是否成年,不是根据年龄而是按照身高为标准的。《论语·泰伯》中说:“可以托六尺之孤。”东汉的郑玄解释说:“六尺之孤,谓年十五以下。”因此,当身高超过六尺(一般是六尺五寸以上),就属于成年人,要依法承担刑事责任。

回望40年深圳创造的千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全国第一记录,相当一部分集中于这个时期。拍卖国有土地使用权是“禁区”,放开市场的价格体制改革是“雷区”,打破“铁饭碗”的劳动工资制度改革是“难区”,实行股份制的国有企业改革是“盲区”,深圳都“闯”了……这个时期的深圳迅速走上以“三来一补”为主要特征的工业化之路,初步形成以工业为主,兼营商业、农业和旅游业的综合性经济特区。同期,深圳的经济增速远远超过亚洲四小龙。

次节再战。方硕直接飙中外线3分,随后,广州连得5分,迫近比分。段江鹏百步穿杨为北京再添3分,北京趁机打了广州一波14-4得分小高潮,将比分优势扩大到了15分,42-27。孙鸣阳直接上篮得手为广州追分,林书豪两罚全中还以颜色。刘丰博外线发炮命中,尤度内线回敬2分。刘晓宇打成2+1,帮助北京把优势扩大到20分。上半场结束,北京52-32广州进入到下半场。

中新网记者在采访中共深圳市委党校课题组时,课题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回看40年,深圳的成长不是一般城市线性发展的典型形态,而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跃升特征。

经济特区优惠政策时代谢幕,一路飞奔的深圳由“探路者”回归为一个普通奔跑者,同时又遭遇了土地空间、生态环境、能源资源、人口等“四个难以为继”;经济一度低迷,股市停发新股,大量外资从深圳迁出,“逃离深圳”的气氛暗潮涌动。深圳必须换个“活法”,这就是“创”。

除上述规定外,《唐律疏议》对未成年人刑事责任还有几项重要的补充规定:(1)教唆7岁以下未成年人犯罪的,“即有人教令,坐其教令者,若有赃应备,受赃者备之。”即仅罚教唆者、不罚被教唆的未成年人,但犯罪所得的赃物,如果是被教唆的未成年人受用的,那么,被教唆的未成年人仍有负责偿还的义务;(2)对于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追溯时效问题,《唐律疏议》规定:“犯罪时幼小,事发时长大,依幼小论。”即如果是15岁以下犯罪,16岁事发的,流罪以下,一律听赎;7岁犯死罪,8岁事发的,一律不得追究刑事责任;(3)对未成年人限制免除刑事责任的问题:对于某些触犯礼教的犯罪,即使行为人依法属于不负刑事责任的未成年人,也不能免其罪责。如《唐律疏议》中规定:“其殴父母,虽小及疾可矜,敢殴者乃为‘恶逆’,于律虽得勿论,准礼仍为不孝,老小重疾,上请听裁。”

1992年至2012年间的深圳,在中共深圳市委党校课题组眼里是“中纬求立”期。

——“深圳不是你的故乡,却是你梦想的主场”。40年来,作为中国最完全、最彻底、规模最大的移民城市,突发式、浪潮般、全方位的移民把各地区、各民族的源文化移植到深圳,在碰撞融合后孕育开花,形成了移民文化。外源基因的代代重组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深圳成为一个极富创造力的新兴城市。

——“什么都有,但什么都已经不是原来的味道”,这是对深圳包容基因的最好描述。深圳之“容”在于“容人”,“来了就是深圳人”,让每个群体都能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深圳之“容”在于“容错”,“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在于“容异”,鼓励“别具匠心”。

课题组有关负责人表示,观察深圳的发展路径,可以清晰地勾勒出与创新高度契合的基因特质和文化特征。

中国古代法律基于“矜老恤幼”“爱幼养老”的理念,对未成年人犯罪根据其年龄,分别采取减轻或免除刑罚的原则。早在《礼记·曲礼》中,就已有相关的记载:“七十曰老,八十、九十曰耄,七年曰悼。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即7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完全不负刑事责任。《周礼·秋官·司刺》中,也有“三赦”之制的记载:“一赦曰幼弱,再赦曰老耄,三赦曰蠢愚。”

深圳深业上城 中新网记者 陈文 摄

从曾经的小渔村华丽蝶变为国际创新之城的深圳,8月26日迎来了特区成立40周年纪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