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将研究珠算文化进小学业界争论仍未休止

9月7日,教育部网站发布《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第0200号(教育类016号)提案答复的函》,披露教育部答复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关于推动珠算文化进入小学数学课堂的提案》的具体内容。《答复》称,珠算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伟大创造,珠算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是否有必要进一步提高小学生的珠算学习要求,从‘看到算盘’‘知道算盘’到会简单的珠算口诀,拨珠运算,我们将把这一问题提交给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修订组认真研究。”

把珠算纳入中小学课程,不是一个新话题。2013年,中国珠算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当时就有专家提议让珠算重回小学课本。小学生学珠算,到底有无必要?

从古至今,人才选拔方式经历过一个漫长的演变。春秋以前,采用“世卿世禄”制,贵族世代任官。汉朝开始由地方长官定期向朝廷荐举,称为“察举”。魏晋南北朝时期为除弊而改成“九品中正”制,在各州设大中正,各郡设小中正,事管荐举。

和很多对“珠心算”并不热衷的业内人士一样,中科院脑科学博士、网名“大陆老师”的陆宇斐也曾多次在互联网上发文反对珠心算。她在接受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采访时表示,珠算和珠心算是要区分开的。珠算是一种表征的形式,好比古人结绳记事的方法。而珠心算的学习则是一种模式化、机械化的技巧训练,压缩甚至直接忽略了思考过程,不利于逻辑思维训练。

如2019年的报名人数第一次达到千万级别,有1031万人,本科的录取率高达81%。

建议提出者刘尚希:打算盘的技能培训已被淘汰,珠心算可开发儿童智力

对于珠心算可以开发脑功能这一说法,中科院脑科学博士陆宇斐在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中回应道,珠心算确实可以增强大脑右侧顶叶的活跃性,但是不代表这件事情是唯一的,儿童的大脑可塑性非常强。且珠心算更多的强调速度方面的提升,一些参加过类似训练的儿童刚入小学可能比其他学生计算速度快,但研究发现,在四年级以后,与其他孩子在计算水平上就不存在明显优势了。

而参加现代高考,我们显然比古人幸福多了。

同样,就如《大学》里所说,走向考场的你,也应以一个平常心去对待,最终“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来自王者荣耀电竞选手“纵情”的祝福:

刘尚希将珠心算视为开发儿童智力的“独门秘笈”,但也有业内人士担忧,珠算教育作为“另一类知识”,与现行教育体制下的数学教育不能很好地衔接,比如,其进制与十进制完全不同。对此,刘尚希回应道,中国的古代数学具有自身的独特性,珠心算教育与其他的知识教育有明显的区别。珠心算不是像U盘一样,把现有的知识“拷贝”到人的大脑里头,而是会改变大脑的结构和思维模式,就像使U盘的速度变得更快、容量更多、兼容性更好。因此,珠心算教育应该尽早进行,在儿童大脑发育还未完全定型的时候,通过珠心算培训,使大脑的空间发生改变。“现在的珠算实际上就是珠心算,过去传统的作为一种劳动技能的那种打算盘,基本上已经淘汰了。”刘尚希告诉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

终于在上了几个月的网课之后,学校通知高三学生复课了。佳宁第一次觉得去学校上课是一件值得欢呼雀跃的事。回到学校的佳宁觉得自己学习的状态终于回来了:“在家里上网课和自己复习真的一点效率都没有,还好高考延期了一个月,不然我真担忧自己能不能发挥理想。”

6月19日教育部举行的的新闻发布会称,今年高考报名人数高达1071万,比去年多40万人,是十年内人数最多的一年。全国将设考点7000余个、考场40万个,安排监考及考务人员94.5万人。

大家希望考生们仍旧能保持心态,沉着冷静面对困难,话里行间都透露出今年的特殊和不容易,那么2020年的高考,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各行各界纷纷给高考学子加油,希望他们能在高考中获得好成绩:

而现代高考不仅报考人数非常多,并且录取比例也十分高,每年的录取比例都呈上升趋势。

来自歌手张韶涵的祝福:

参加高考,是一种幸福

由于运算规则的不同,儿童过早接触珠心算还会对其理解十进制产生冲突,影响抽象思维的形成和后期数学的学习。因此,陆宇斐指出,儿童只有在已经掌握了基本的数的表征、数量概念、运算法则之后,将珠心算作为兴趣拓展,才是有一定好处的。

目的同样是为了选拔人才,但不同的是,报考条件限制就很少,只要达到基本要求,无论男女老少都能参加考试;另外,古代科举制度录取规模较之现代高考小了许多,明清时代的科举录取比例不到1%,许多人熬到中年也未能考中,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范进中举”这样的故事。

对于高考生来说,今年的确是特殊且坎坷的一年。

来自足球运动员梅西的祝福:

隋唐开始采用我们所熟知的科举制度,开国皇帝隋文帝开创了科举考试,隋炀帝继位,明确了“置明经、进士两科”,以“试策”取士,使科举考试制度化。

来自常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的祝福:

因为疫情的原因,2020年高考的到来,随之而来的总有些许不确定,但从国家到社区再到考场、学校,所有参与者都投入到考试的保障中,努力让这场“不平常”背景下的考试,变得“平常”。

先是受疫情影响,学生们只能在家里自主学习,接着是高考时间的推迟,让高考生们不由得担心2020年高考是否还能顺利进行。不过随着疫情得到控制,一切等待终于有了结果,高考倒计时也即将清零了。

陆宇斐说,儿童需要通过学习数量概念,获得透过世界的表象认知本质的能力,而不是仅仅去学习一些速算的技巧。小学三年级以后就已经没有算数,而是进入到代数运算的学习中了,追求计算速度毫无必要,花费大量时间学习珠心算更是顾此失彼、本末倒置。

因为疫情影响的不只是应考生们的复习计划和准备,以及高考时间的延后,更多的是高考考场上的变化。

往年这个时候,考生们已经填报完志愿在空调屋里吃着西瓜等待录取结果了,今年却正要踏上考场。

传统文化教学,应当注意因材施教的原则。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适合学习珠心算的。首先要看学生对这类内容的感兴趣程度,以此为据进行不同的教学。其次,珠心算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内容很多,因此,怎样精心挑选合适的内容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第三,在教学的过程中,要和现代信息技术结合起来,围绕这三个原则来教学,才更切合实际。

但眼看着推迟的一个月也即将结束,马上就要高考,佳宁心里又开始紧张起来,因为今年毕竟因为疫情的原因,很多东西都变了,面对不一样的高考,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在家里真的容易学不下去。”佳宁觉得家里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学习的地方,无论是舒服的被窝,随手可得的零食,还是无人监督的房间,都让她的自觉性逐渐放松。

……诸如此类的困惑萦绕在每一位与2020高考相关的人们心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院研究院研究院刘尚希曾在全国两会时提出建议,让珠算、珠心算进入小学课程。在接受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采访时,刘尚希表示,推行珠算教育,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他一直认为珠心算在珠算基础上衍生而来,更有发展前景。他说,珠心算教育,并不是简单地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是作为另一类知识体系,对儿童的注意力、想象力,尤其是空间思维能力进行提升。刘尚希指出,现在社会上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教材和培训机构,珠心算教育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在产业化了。在刘尚希的推动下,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成立了珠心算研究院,并由财科院下属北京财研杂志社独资注册成立北京财科珠峰科技有限公司。

最终被选上的,都不能称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而是千军万马走钢丝绳。

每个考场考生密度是否会减少?进入考场需要做些什么样的健康检查?七月更加炎热,考场会采取什么措施降温?遇见突发状况怎么办?

对于即将踏入高考考场的佳宁来说也是如此。半年前的她明明才刚刚适应了高三快节奏的学习,却被突如其来的疫情一下子全打乱。

来自东莞市公安局企石分局的祝福:

关于珠算、珠心算的种种争议未来可能关系到小学生们课堂上要不要花更多时间学珠算,以及课外办的如火如荼的珠心算培训会不会继续受追捧。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中点评道,珠算在没有现代计算器之前对所有学生都是必修内容,但到了1980年之后,信息技术普及,考虑到具体实用性,珠算和珠心算就作为一种传统文化来教学了。

“珠算作为中华文明的古老传承,让小朋友去了解学习是没有坏处的。但若作为现代生活的一个工具,我觉得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陆宇斐在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中表示,现在考试的时候都允许带计算器了,我们不需要把这么多的精力花在计算上,而是应该把人类的智慧放到更高端的领域,去进行更多的创造发明。没有必要在拥有煤气炉、电器的时代,还退回过去“钻木取火”。

中科院脑科学博士喊话:珠心算教育没有不可代替性,过早学习有害无益

教育专家储朝晖:珠算作为传统文化教育应注重因材施教

如此大规模的集体性活动,想要在疫情期间顺利开展,无疑是一项艰巨困难的工作。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秘书长儿童早期教育副研究员廖丽英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类似观点,她认为,大量的计算技巧训练,或超出幼儿理解水平的抽象数学学习,不仅会影响幼儿对数学学习的兴趣,还会使幼儿对数学产生畏惧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