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就是那个做MCN亏掉1000万的人你想聊的问答都在这了

就在大家都认为直播和短视频是更大机会,考虑各种方式涌入时,有个MCN泼下了冷水。昨天一篇文章在业内刷屏,作者“晴矢”说他亏掉了自己的1000万人民币。

虽然数字有些夸张(实际是500多万),但这足够引起业界心悸:如果连专业的MCN都无力养活自己,凭什么企业进入就能赚钱?或者现在去做MCN还有戏吗?

所以,我们再做新账号主要考虑两方面,第一能不能涨粉,第二粉丝用户画像大概是什么样的?这两个标准满足,才能够让广告主更加容易接受。但最终更要命的问题不是出在定位上,而是不能持续生产高质量的好内容上。

见实:发现问题,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见实:最大账号接不到广告,原因在哪?

回到晴矢这来,在他萎靡地闷在家中几周后,终于提笔写了写自己的感受,将难受的情绪倾吐了出来,没想到意外刷屏,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现在,我看到很多做公众号的人,不是做内容,而是流量拿过来后立马就可以变现,比如小说类的变现项目等,短期内的爆发非常厉害,收入也非常高。

后面彻底转到比较重的剧情类方向,做了快两个月就把第一个100多万的账号做了出来。做的比较快,第一个爆款视频就涨了七八十万粉丝,再到后面才拓展了其他账号。

见实:只做了剧情类?

见实:抖音生态本身不适合剧情类账号接广告?

见实:去年10月到现在,你了解到的MCN市场,变化大吗?

晴矢:去年8月份开始做抖音号,做了十几个,总的粉丝量是七百万,最大的号粉丝是180万,其他都是50万以上。

晴矢:对。因为做抖音号,我们还是之前公众号思路,先做粉丝,等粉丝起来,广告主自己就会来找合作。所以,那个时候选择了一条做粉丝最快的类型账号。

泼冷水的人并非是外行或者新人,相反,这位创业者在过去内容行业吃到了充分红利。如晴矢告诉见实,仅在公号,他获得的收入就几千万人民币。后来,10多个大号又悉数卖出。

晴矢:微信和抖音根本的区别是,微信的效果广告会多一点。所以,在微信上的广告无论多少粉丝,都可以接到广告。有1万粉丝,转化率够好,哪怕广告费用不是很高,也是有广告的。但在抖音上完全不一样了。

晴矢:人很关键。做短视频一定要找到对的人,哪怕公司只有一个账号,内容、数据等各方面都特别好,凭这个账号公司就可以活下来。

见实:高质量内容的可持续性,创新难?

晴矢:还在研究吧,还没确定,但一定不会从内容的角度考虑做,而是从变现的角度考虑。

晴矢:用户画像出了问题,因为那两条爆款视频带来的是,很多年纪偏大的中年男性用户,导致用户画像跟客户的需求匹配不上。

晴矢:我们大多是剧情类账号,内容质量还可以。剧情类账号,在抖音上最大的特点是,虽然转化率不是特别高,但整体数据非常好。所以,如果我们做到头部是可以盈利的。但头部要求单个账号就要有一千万粉丝的规模。

见实:一共在抖音的广告收入是?

晴矢:去年11、12月我们开始接广告,总计大二十万吧。但后面疫情,一下子把我们的整体节奏打乱了。

但是,在抖音上剧情类账号对粉丝量的要求高,大多都是一千万到三千万之间起步,所以,剧情类账号做广告变现,对粉丝规模是有体量要求的。

最终还是回到内容上,要求团队不停地研究新的内容。因为抖音用户的喜好,会不停地变化,而且变化的节奏特别快。新的爆款内容出来一些就要速度跟上,对团队挑战特别大。比如,很多号火的特别快,做到几百万粉丝很容易,但是,如果过一段时间还发同样的内容,就不行了。

剧情类别还有很多细分,比如正能量、闺蜜、情侣类等等方向。所以,就会研究这些方向近期会比较火的,用户比较喜欢看,做一两个账号跑跑看。总体的思路就是借鉴那些比较有潜力的账号。

最大的账号,其实有点运气的成分。但是,后面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发现团队难以做到持续产出有质量的的视频内容。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认为也是很多MCN机构面临的问题。

晴矢:我们原来以内容或流量思维做公众号,做到一定程度就搞不下去了。因为公众号理论上是一个2B的业务,收入来源于企业广告,天花板特别明显。即便是那些做得最好的公众号,我感觉盈利规模和其他行业相比,还是少了点。

见实:在抖音生态一千万才能做到盈利,都是这个行情?

晴矢:第一个阶段,尝试做段子类。刚开始团队没有经验,只是模仿别人,看一些比较热门的账号怎么做,看看能不能学习。段子类账号,做了大概两个月没做起来。

见实也第一时间约到晴矢,和他聊了长长长长的两个小时。很多问题估计正是你所关心,那么,就一起吧听听晴矢的反思。如下,一起Enjoy:

抖音上,要赚很多钱还是以“品牌广告”为主,效果广告不是特别多。所以就会造成一个问题,品牌广告主,还是喜欢数据特别好,剧本内容优质,总体制作水平都比较高的账号。因此,造成做抖音账号一定要做头部才能赚到钱。这是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抖音上的效果广告,好的也有。但效果广告好的,广告主大多会倾向投种草类账号,而且更倾向投数据比较稳定的。所以,刚开始在选择方向上可能就有点问题。

这些都是在火热环境下的部分冷静之音。或许有用,也或许在大家的炙热的眼光中很快消失不见。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5月15日,四川成都一网约车司机遭遇奇怪一幕。一男乘客携带一个行李箱乘车,行李箱中传出女孩叫声,打开箱子后女孩请求司机报警。男乘客趁司机报警不注意时逃跑。新京报记者获悉,逃跑的男乘客已被抓获,该案排除拐卖少女的可能。

晴矢:也不是。如果越垂直不需要做到一千万,做个一百万就可以算是头部,比如美妆纯种草类的账号,两三百万就算头部。

见实:接下来有新的创业方向了吗?还做内容?

见实:抖音多少个账号?粉丝量都是多大级别?

晴矢:微信的模式比较简单,像我们这种比较暴力的变现方法,有粉丝就一定能赚。现在大家都说微信不好做,有足够多的粉丝,活跃度还可以就会有的赚。

晴矢:去年10月就发现了,因为最大的账号做起来之后,就是接不到广告。我们就在考虑是不是单纯靠模仿,人设出了问题,后面才慢慢把人设的设定向“讨喜”的方向走,主要针对广告主的需求定位,再到后面女性化人设的角色就多了些。

但是对人的要求真的很高,如摄像、剧本、后期等能力都会要求特别高。不过,是否一定需要真人出镜的要求并不是特别高,只要和账号的人设匹配就可以。

见实:大半年中,分了几个阶段做到这种程度?

见实:还有其他比较硬伤的挑战在哪儿?

见实:做自媒体这么多年再转战到抖音,从内容创业者的角度应该认清什么关键?

不过,显然大家不是奔着看热闹而来,相反,行业中是不是有什么大家忽略的麻烦?现在去做MCN、短视频、直播等,还能怎么避坑前行?晴矢闷在家中,有啥不一样的新思考?

见实:身为小的MCN机构,抖音上亏了500万,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抖音完全不一样,完全是公域流量生态,最后就一定会要求“内容为王”,同时,一定要持续地产出好的内容才可以。所以,如果内容不行,在公域流量追求粉丝的触达率是不现实的。

晴矢:我觉得变化不是特别大,总体来说所有MCN的收入都在下滑,因为受疫情和大环境影响,原来有20%赚钱,80%亏钱,现在变成只有10%赚钱,90%亏钱。原来刚刚盈利的部分,现在也变成亏损了。MCN机构,可能马上会进入一个快速洗牌的阶段。

也就是说如果疫情没有发生,可能我们还有活着的机会。因为,我们预测3月广告的市场会回暖,基本能维持到去年12月的水平,4月广告的收入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每个月维持到10~20万的广告收入是没问题的。

晴矢:之前我一直有个思维,“就是别人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但后面发现,还是有点难的。因为对编导的创新要求特别高。

联想到最近文章警告连连,如短鱼儿CEO张鑫说,在几万家MCN中,95%都无法挣到钱。火星文化CEO李浩和微播易CEO徐扬也给希望直播带货的企业提醒说,不仅专业人才缺口4000万,大部分短视频网红也无力直播带货。